今天我要装个熊

28年前的今天,人类还没有探测到引入波,地球还是绕着太阳公转,苏联还没有解体,世界金融危机还没有发生,网络还没有像现在这样发达,但有一件事在那天的的确确发生了:是的,我出生了(捂脸逃…-_-).而也就在那一天的前15天,那位长着一对隐形的眉毛的鸭子还刚刚度过它-1岁的生日. 。

如果有人生元年的说法,那么2015年就是我的人生元年。这一年,我整个人的精神开始处于一个阶段性稳定状态,少了许多文艺青年的空想,少了愤怒青年的幼稚,尽管我依然思想激烈,蔑视世俗,依然社交障碍,依然高傲地看不起人类.15年我的改变还体现在穿着打扮,生活习惯上,发生了太多对我来说不可思议的第一次,而这些第一次对别人来说应该是再正常不过了.

第一次去外婆家,在去年之前我只是听过它的名字,在我的想象中,这应该是一家类似于优衣库的服装店[^_^]…,直到我走进西溪天堂的“grandmother’s restaurant”,我才知道原来它只是一家餐馆。当时我进门时的内心独白是:哇,这里好黑啊~

也是在西溪天堂,第一次去了星巴克。在此之前,我对星巴克的印象是,这是成功人士装逼的地方,点杯咖啡,找个安静的角落,用手机滤光拍个杯子的照片上传微信,配几句不知所云的话,岁月静好,现世安稳之类,逼格爆表。但我去星巴克干嘛呢,我饿,我是去吃饭的,我到现在也忘不了在那里我艰难地咀嚼犹如被晒干的稻草根的套餐时狰狞的脸。

去年十一放假去了福建,这是我第一次出浙江省,在那之前,我去过最远的地方应该是温州洞头.有人问李敖,为什么很少出台湾,他说他不敢坐飞机.我不出去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懒,二懒…而且支那遍地肉猪,实在没什么可看.对当时的我来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不如读两万卷书行零里路.

我从来没在火车上过过夜,去福建,当时选择坐火车,纯粹是为了体检生活,也就是找罪受(-_-).现在想来,在火车上的那一夜,像是穿越到了八十年代,穿老式制服的列车巡查员,背着大包小包的工人,小孩子的哭声,此起彼伏的鼾声,还有睡我右上铺那位大妈一直说着她接不了她家人打来的电话…各种包罗万象,魔幻现实.

下班了,匆匆结束,撤~~~<–懒癌…..

而所有这一切,只是因为是原本平静如死水的生活,飞过一只鸭子,荡起了生命的涟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