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行的旁白

希腊回来的这几天,一直在听北欧音乐,尤其是芬兰这个国家的音乐,只为了找到在圣托里尼岛红沙滩的小山坡上听到的那极其优美抚慰心灵的旋律。在红沙滩旁,一位当地的老伯现场在雕刻圣岛的沙木模型,20欧一块,我们买了一块,然后他在背后刻上时间日期名字,在他现场雕刻的过程中,他的手机在放着一首歌曲,旋律和歌声实在太优美太优雅了,面前茫茫爱情海,清风拂面,我整个人完全陶醉其中。老伯问我,有没有听过这首歌。因为唱歌的人声音有点像鲍勃迪伦,我头脑里第一闪过是不是鲍勃迪伦的。老伯说,这是芬兰的一首歌,怕我不知道芬兰,他又解释说芬兰是欧洲很北部的一个国家,他说他非常喜欢“north Europe music”,尤其这一首,“nice, very nice”,我微笑着点头赞同,安安静静地聆听这美妙的歌曲。老伯特有的希腊人深邃的眼睛望着爱情海,一连说了好几个“beautiful”……

我怕坐飞机,第一次坐灰机,恐惧的兴奋,一直脑补美剧《迷失》中飞机出事降落一孤岛上人们如何自救的场景。飞机起飞时,耳膜涨得厉害,想起哪个物理老师说飞机起飞和降落时最好吃东西,保持耳朵内外压力平衡,于是我一直吞空气。想起李敖说他怕坐飞机,他的克服方法是一上飞机就找个漂亮的空姐,专门瞪着,要是飞机出事了,就迅速跑过去抱着空姐。别人问还来得及吗,李敖笑说上床是来不及了,但脱衣服还来得及。我谨慎地想了想,看了眼旁边,决定抱只小黄鸭。

从杭州到多哈,飞了十个小时,在多哈转机等了2小时,从多哈飞到雅典,五个小时,在空中近15个小时,缩在一个狭小的座位上,睡一阵醒一阵,迷迷糊糊,在希腊时间中午近12点到达,下飞机直奔雅典市中心,途中透过大巴的车窗终于一窥雅典的面貌,密密麻麻的老房子,远看及其壮观。进入市中心,下车,简单游览了第一届奥林匹克运动广场,宪法广场,逛了卫城下的步行街。雅典,比想像中的小多了,旧多了,而就这么个小地方,曾经竟然诞生过如此灿烂的文明。

下午回到酒店,眼睛困得厉害,一看北京时间,吓一跳,已是晚上11点多了,时差的作用开始显现,这种感觉太神奇了,从杭州到雅典,两天的时间被挤在一天里,一天又被强力拉长,真正的穿越了时间和空间。太阳还没落山,眼睛就是发困,在酒店努力撑到8点,倒头就睡。

在圣托里尼的第三天,天空出奇的蓝,阳光甚好,万里无云,我们住在简陋的悬崖酒店上,当然此处所谓的”悬崖酒店”给人的美感只是”悬崖酒店”这四个字给人的想象,背后是圣岛特色的蓝白相间的房子,面前是一片蓝色爱琴海,圣岛整体是一个弯月型,中间有两座黑秋秋的火山。天空和海洋完全连成一片,分不清界限,整个世界似乎被浓浓的蓝色墨水涂抹过一般,铺平了展开在眼前。我凝神远望,想到支那国内雾霾笼罩,大力的深呼吸了几口空气,摆出一个尔康露鼻孔的表情,对粥说:我觉得这次旅行我获得的一定比你多,因为我的鼻孔比你大,呼吸的清新空气比你多。。。

回来的前一天,一整天都在雅典购物,遇到了一件刺激的事,路上走着走着被小偷光顾了。近年来,希腊经济萧条,小偷也多起来,期间就遇到一你国人说她吃饭时钱包放桌上被偷一千欧,但我没想到,走在路上,也有人偷,当时在宪法广场前面,人流较多,我和周总并排走,周总背着一个小背包,突然后面有一个女的靠近,拉扯背包的拉链,被我们发现,懵了一秒我们才意识到碰上小偷了,周总啊得一声,冒出一句“what‘s the fuck“,那女小偷被发现倒不愧疚,反而一脸凶相,也啊一声呵斥,而且似乎旁边有同伙。我拉着周总赶紧离开,转进附近麦当劳买了点吃的压压惊。周总说,这小偷就算偷了这包也是倒霉,因为里面什么也没有。我俩哈哈一笑。

在希腊的旅途中,一直在读法国作家莫洛亚的《拜伦传》,读到拜伦的这段诗:

美丽的希腊哟!往昔的繁华,如今只是凄迷!
你不再荣耀,却依然流芳,你已经沉沦,却依然伟大!
如今有谁再率领你那四散的儿女,
去砸碎那久久禁锢在身上的枷锁?

对于一个没去过希腊的人来说,希腊给人的感觉当然是浪漫的,文明的,令人向往的,但谈起希腊,多是指几千年前的古典希腊,是苏格拉底在广场传道时期的希腊,是柏拉图开学堂讲课时期的希腊,是亚里士多德在其中生活学习过的希腊,去年读《全球通史》,整个人类历史,讲古希腊的部分,我读得最起劲。现代希腊是怎么样的,我们知之甚少。回来的飞机是当天晚上,早上我们游览了雅典仅存的古建筑遗址——雅典卫城,真正感受了下2千多年前的古典希腊。山门、帕特农神庙以及还有一些我叫不出名字的神庙,非常壮观,到处散落的石头也历史悠久。站在卫城上,可以俯瞰整个雅典,除了卫城,雅典的房子几乎都在二战中被炸毁,现在的房子都是后来在废墟上重建的,也只有卫城,在昭示着这里曾经发生过的伟大。你不再荣耀,却依然流芳,你已经沉沦,却依然伟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