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破被异化的概念去上朋友圈

在QQ空间,朋友圈这种高浓度傻逼遍地的地方,我要是在这里展开一场对自己的文本杀戮表演,除了惹来一群惊恐的不理解的目光,会不会给我的个人实际生活带来影响,使得原本难容于世的我更加地孤立。答案当然是肯定的。QQ空间聚集了一群智商还处在石器时代的类人猿,这里充斥了各种弱智话语,假正经,迷信,中医粉,伪科学,成功学语录,滥情的小资,故作高深的句子都不通顺的状态,而这些话语垃圾的传播者里就有我的亲人,朋友。我,以一个人的姿态,走进这里,只会被当作异类,被他们的目光和身体隔离。

但是,我还是来了,当我是老鹰在高空翱翔的时候,地下的几只小鸡的议论,连背景噪音都算不上了。开始该怎么写,起初,神创造天地?NO!德里达说,开始是虚构,有的只是写作,有的只是关于写作的寓言,另一个人读了,转而去写,照他读了的来写。我来这里给自己一个空间,赤身裸体地杀进来,自此,刀光剑影,血肉横飞。

在这里,我完全真诚地表达我的想法,到底会给我的生活带来什么影响?我曾今在微信上做过尝试,加了一位亲戚,两个月后我见到他,发现他看我的眼光更加异样了,似见到鲁迅笔下的狂人,他不理解地问我:你写的那些做什么哦?每次我都是尴尬一笑。这就是我要说的影响,使我更加的被异化,QQ空间,朋友圈被亲戚,同学,朋友等现实中会遇到的各种人所占领,我爱他们,但他们的精神已完全停止生长,我当他们是死人。

我说了我的困惑,那么我的目的是什么?很简单,一句话,毅然地冲破被异化的概念去上网。这里的“被异化”主要指的是我和他们达不成共识,我找不到我的同路人了。所谓共识,用福柯的话说,就是一种“知识型构”。一个孩子真正的成长,是从叛逆长辈开始的;一个学生走出傻逼的起点,是从反对老师开始的。而在此地,人一出生,周围遍地肉猪,各种愚贱的生活习惯,落后的话语体系,毫无性情的类人,社会环境和自然环境都极为恶劣,一个纯真的孩子,久而久之地被毒害,成为人的要素全被抽干了,丧失了自由和个性,全都是全球资本主义统治机器批量生产出来的行尸走肉。

对于我来说,每一天都活在自我杀戮中。我就这样把自己逼上了绝路,像剖腹自杀的日本武士,把刀狠狠地插进自己的腹部。这就是我在一开头就说了的,这是一种以文本的形式来展示的自我杀戮表演,像日本作家太宰治的自传体小说《人间失格》那样,完全真实地把我的内心解剖给你看,让暗红的鲜血在这里疯狂地流淌,感受一下那种”狂乱的恐怖“。